相关文章

来尖叫设计实验室 喝一杯全上海最孤独的下午茶

4月21日,尖叫设计实验室揭开了神秘的面纱,仅仅开幕一个月,这个在原健身房基础上改造的实验空间,就吸引了大批媒体和设计爱好者前来参观。

4月21日,尖叫设计实验室揭开了神秘的面纱,仅仅开幕一个月,这个在原健身房基础上改造的实验空间,就吸引了大批媒体和设计爱好者前来参观。未来尖叫设计实验室将集实体家居店、展览空间、活动空间于一体,聚焦设计本身,还将通过展览和活动,成为一个当代城市生活方式的混合实验室。

 尖叫设计实验室的前世今生

尖叫设计自成立以来,始终关注每一位使用者的家居生活形态,为了呼应生活形态的多样性和差异性,尖叫设计创始人薄曦在构思实验室时,就打算放弃常规展厅或者实体店的形态,希望呈现出空间多样性和可变性。

尖叫设计实验室的原址是一家健身房,形状类似于一个玻璃盒子,薄曦特别邀请了建筑师俞挺进行空间改造。

俞挺在南侧设置了一个标志性的入口,直接将南侧主路人流截留进入实验室,其次保留北侧的入口,再次在利用固定家具分隔开展厅和办公区后保留两者之间的联系过道。

在东侧他用一个悬挑的透明玻璃空间打破建筑界面去接近东侧树林。最后他还决定设计一个微型的中庭,在里面安放一个升降梯,就可以突破天花占据屋顶,俯瞰控江路。

可变空间打造微观城市

尖叫设计实验室通过各式家具和可变空间,形成了一个微观城市。这个城市由广场,商业街,露台,电梯,大台阶,街道立面,天际线以及一些边缘空间组成。

俞挺设计了三组家具。第一组是用半透明亚克力作为背板的可移动展示柜来组成一个可变的空间,表达街道连续立面和城市天际线。借助光线,半透明展示柜可以使得界面可以封闭,也可以因为影子消解质感而半开放,象征城市封闭和开放双重属性。

第二组家具是展厅和办公的隔墙,家具的翻板和暗柜收拢时,它就是常见的兼做隔墙的壁柜,当暗柜移出,翻板打开,这就是一个展示区。

第三组家具和第一组第二组家具限定后形成的所谓商业街的尽端,它是个展架也是个休息座更是立面。薄曦在全透明的悬空玻璃房上放了一把阿尔瓦阿尔托送给木匠的原型椅,这把被木匠自作主张刷上红漆的椅子就把玻璃房重新定义成一个人发呆和思考的场所,让这个空间可以脱离主体空间而完整独立地存在。

全上海最孤独的下午茶

俞挺还在空间的中央设置了一个“移动的茶室”,用透明玻璃围起一个仅能容纳一个人的空间,人进入后可以通过升降机进行移动,这样的交通空间可以被定义成移动的休憩空间。

当升降机缓慢升出屋顶,人不仅可以俯瞰周围城市的风景,玻璃天花仿佛水面映射着自己,这是一个孤独的内省时刻。

薄曦还从自己收藏的古董北欧家居中,选用了乔尔根•霍夫尔斯科夫(Jorgen Hovelskov)的竖琴椅放置于移动的茶室内,增添了孤独的诗意。

这些流动的、可变的场景,来源于日常生活,又打破常规,试图让每个观者放下关于家的固定设想,探索家的无限可能,探索生活的无限可能,而这正是尖叫设计彰显的对每一种生活形态的尊重。